正月

尽管标题如此,但是戊戌年的正月却刚刚过去。从上一篇文章到现在因为发生了许多事情,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时间写下来。

幸运的是,我在今年二月成功通过了试用期,并在最近重新签订了合同。在尘埃落定之前的几个星期,发生了许多不愉快——不在和我一起进入公司的毕业生同事之间,而是另有隐情。我在 2 月 3 日开始的假期之后就把这些不愉快一齐抛到脑后,待我 27 日回到办公室才发现有几位同事因为各种原因而被延长了试用期,甚至还有几位被迫离职,我却都没有机会和他们说再见。当然这都是后话,我当时的情况也并没有比这个好多少,兴许是我当时不退让的态度帮到了我。

从去年刚刚入职后不久,我们就知悉我们将在今年年初从当时的办公楼撤出,迁往当时还在装修的新大楼。当时预计的时间是一月中旬左右,我也就趁着这个机会开始打算在农历新年期间探望家人。不料后来搬迁的计划一再拖延,直到我开始我的旅程,搬迁也没有开始。在这其中,还闹出了弄丢我的办公物品的事件。

上次回中国,还是 2017 年的农历新年。那时芬兰航空 (Finnair) 正好在这段时间停飞了飞往重庆的航班,于是我只得经哥本哈根 (Copenhagen) 转往北京。我还记得那天在北京,虽然寒风凛冽,但却是一个万里晴空的好天气。这次回到重庆,我却没有这样的运气——天空一直阴云密布,落地不久就感冒了,直到回到都柏林才有好转。

两年的农历新年,我都在借着机会观察;观察社会、民生。毕竟在过去几年,我在各个渠道得到的很多消息都表明现在的形势并不很乐观,而且情势恶化的趋势是越来越严重,而且似乎没有转机。就拿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个现象来说,几日闲适日子过去,就会对之前发生的坏消息开始淡忘,就像记忆只有几秒的金鱼。但是更坏的消息接踵而来,又只会在记忆里停留几秒,然后开始变得模糊,然后还会有坏消息到来,就这样循环往复,人也变得对这些事情麻木不仁;毕竟没有最坏,只有更坏。现在感叹运拙时艰,仅仅是无语凝噎的时代还未来临。

可是真的还未来临吗?

在 2 月 24 日我和好友的聚会中,我还在和他们谈论最近我亲眼看到的一些事情,劝诫要为未来做好准备;次日的新闻仿佛就是为了这些事情准备的,让它们从“坏消息”变成“似乎还不够坏的消息”。

在回到都柏林之后,又经历了罕见的名曰“东方怪兽” (Beast from the East) 的三月暴雪。爱尔兰在这场大雪里整整停摆了一周。我本人也是很久没有经历过这种景象了,因此在大雪到来之前囤积了许多食物、饮用水,也正好在雪停之后正好用完。超市里面的基本食物、饮料也被哄抢一空。我在暴雪肆虐的一个中午还出门在风雪中和朋友们在及膝深的积雪中打起了雪仗,上次在雪中这样游戏,似乎是很遥远的过去了。而农历二月初一的今天,正好是爱尔兰的圣帕特里克节 (St. Patrick’s Day),这“东方怪兽”却又卷土重来。

现在,门外又开始积雪了,在这三月中。

如果你恰好喜欢我的内容,欢迎使用以下两种方式对我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