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圣诞

就这样,2018 年即将画上一个句号。

直到 12 月 7 日前我还没有太多这种感受,那天是公司的 2018 年圣诞派对。在今年的派对上,我突然想起了去年的圣诞派对。那天是 2017 年 12 月 15 日,当时我还是在试用期的毕业生,每天的工作也比较轻松,当时和我一起加入公司的毕业生们一同约定要盛装出席这一盛大派对。当时的派对在克罗克公园(Croke Park)的室内 VIP 区举办,除了现场的乐队和不免费的酒水之外,还有一些游戏和小吃。而今年的派对换到了更加宽敞的场馆举行——甚至放的下一台旋转木马。除此之外,巨大的舞池和免费的小吃、酒水让我时不时想起一年前的那场派对。

也许单纯只是因为那是我第一次参加公司举办的派对吧,也许只是因为那一次我们玩到凌晨三点多、第二天爬不起床吧。今年,因为年初试用期的结束,以前一起进入公司的那些朋友也不如从前一般天天见了,感情的消退是无法避免的;这一点同样体现在今年的“神秘的圣诞老人(Secret Santa)”这一游戏里。其实我也可以理解这一点,只是心里会比较难过而已;虽然我自己也因为最近为了升职准备材料而忙得焦头烂额。

说到“神秘的圣诞老人”这一游戏,其实就是一群人约定参与,每个人抽签为另外一个人购买一定数额的礼物,并且要一直保密到最后。去年我们做这个游戏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参加了。可是到了今年,不仅参加的人数减少,还发生了一些关于是否要做这一个游戏的讨论。甚至到交换礼物的这一天,加上我只有五个人去今年的年末聚会。我心里在说,明年可能连这个活动也不会再做了。要想让一群人一起去做一件事,看来真的很难。相反地,我现在的工作组里面的同事也做了一次这个游戏,参与度其实挺高。借此,我也在公司里收到两份礼物,心里其实还是美滋滋的。还有一个同事把自己收到的桌面台球放在办公室和大家分享,让我们在闲暇的时候还能玩两下。

说到我收到的礼物,我可是非常开心。有一卷柯达的 Portra 400 胶卷,正好可以用在我的哈苏相机上;还有一个柯达的一次性相机,可以拍 39 张照片,似乎都柏林的一些嬉皮士比较喜欢一次性相机——毕竟在夜店里如果不想携带大型设备也不想因为一些事故丢失或者损坏相机,一次性的相机是最好的选择,甚至还能有比较不错的画质。除此之外,还有水杯、袜子、饮料和牛肉干。

今年,都柏林还点亮了十几个地标建筑。与以往的彩灯不同,这次是投影在建筑物上的雪花和圣诞树。所以我也选了一个天气晴朗的晚上出去拍了一些照片。这似乎是我第一次在都柏林带着三脚架拍夜景,同时也是第一次用胶片拍。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其实是带上了两台相机,先用数码相机测光之后再将数码相机的设置用在胶片上。其中一卷还是反转片,因为周转时间要花两小时,我只能到 2019 年才能看到成片了。

今天是我今年工作的最后一天,由于是周六,我是在家办公的。昨天和我组里的很多同事去今年最后的一次团聚。在那之后,大家也可能要离开都柏林,回到他们在各地的父母的家里团聚。

又是一年中的这个时刻,都柏林到处都是欢乐的气氛。路上时不时有一些唱着圣诞歌曲的慈善团体和街头艺人,他们让行人匆匆的脚步放缓,让这每一个瞬间都充满欢乐。

如果你恰好喜欢我的内容,欢迎使用以下两种方式对我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