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随笔

不知不觉上班已经四个星期了,在上周末我也从基尔代尔郡迁往都柏林,这是我在这儿这些年来第二次搬家。上一次居然已经是三年前了,当时爱尔兰的住房危机还不如今这般严重,我在前任房东在六月中旬通知我合同届满将不再续租之后便开始找寻合适的新家,但是当时仍然没有意识到现在住房危机的严重性:现在的爱尔兰——特别是都柏林——在租房市场上是完全的卖方市场。 房东在挑选房客的时候,条件可谓苛刻。同时,房租也是水涨船高;都柏林的房租也在前段时间超过了英国伦敦,成为了全世界最昂贵的地方之一。然而人们却在抱怨,如果将都柏林市的软硬件和伦敦相比,则是大大不如。这也导致了一定程度上的人才流失,许多找到工作的人因为找不到合适的住房不得不离开,这应该是现今非常荒谬的一点了。我起初并没有搬家的意愿,单纯因为在基尔代尔郡可以节约不少钱。即使我每天清晨 5:45 – 6:00 就得起床,稍作收拾便必须搭上 6:40 或者 6:50 到站的公交车,不然就会因为稍后到来的早高峰而无法在 8:00 到达公司。不过这个在未搬家前不算问题的问题,在冬日来临的时候就会成为非常严重的问题。因为在那时,太阳只会在九、十点才会升起,六点仍然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所以,我没有选择,就这样搬到了一个离公司不算近,但是生活还算方便的地方。房间不算满意,但是看看现在的市场现状,还能有什么选择呢。只能期望政府对住房危机进行有效调控,防止房价不合理上升。

现在每个工作日都要在路上走约二十分钟到电车站,然后坐十分钟电车前往公司。我以前基本没有坐过都柏林的 Luas (爱尔兰文,意为“速度”。)电车系统,现在在高峰期乘坐,不似我以前经常乘坐的公交线,Luas 总是很拥挤,没有座位。不仅有一点点以前在重庆的时候,挤轨道交通二号线、三号线的即视感,所谓的“社畜”(日文,意为“公司的牲畜”,为日本企业底层上班族的自嘲用语。)感也多了不少。如果每日都得正装上班的话,那恐怕社畜感就会爆表了。

在上个月 28 日收到我的第一份工资之后,不知缘何突然有了一点点飘飘然的感觉。不单单购买了垂涎许久的机械键盘和鼠标,还把七月底发行的《你的名字。(君の名は。)》初回限定纪念版从日本邮回了家。虽然我在去年年底去电影院看过一次,但是总觉得英文字幕的诠释还是缺了点什么。我买的这个纪念版里面包含了电影台本,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台本。我粗略地翻了翻,感觉蛮有意思。也许不久以后,我会对这部电影写下一篇评论。

虽然在过去的几个月我一直在故作轻松,但其实令我心烦意乱的事情也一件都不少。不仅仅是搬家、工作,还有很多和生活相关的事务,迟迟没有下文。所以我希望,所有必要的但却是繁琐的手续,都能在九月末全部办理结束。

如果你恰好喜欢我的内容,欢迎使用以下两种方式对我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