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回头的独木桥

这个标题,形容的就是我从约莫今年六月中旬开始,到现在的境况。我今天在这儿把这篇文章写下,就是为了纪念这段艰难的时光。我自那时就站在这个难以回头的独木桥上,直到今天,才算排除了最后的、也是最困难的一个障碍。

原本以为在五月末签了工作合同以及拿到学员驾照后,最大的困难就已经过去。然而,就在六月中旬,当时的房东突然通知我,他们不打算在这次租期之后续租我的卧室,原因是他们的亲戚打算把之前的房子卖掉,暂时搬到他们家和他们一起住;我原本打算继续住在基尔代尔郡的计划就这样流产了。相比我现在的居住环境,我那时住的房子除了距离相对遥远,不管是房租还是居住条件都要优渥许多。又赶上现在都柏林的住房危机,现在只能先凑合一下了。但当时的我没想到,这仅仅是一个开端而已。

没过几天,我就拿到了有一门课不及格的噩耗。仅仅以几分之差,我没办法靠“匀分”的方式(指分数在一定范围之内,一个或多个科目可以依靠其他分数较高的科目以拉高平均分的方式通过考试的方式。)毕业,这还间接导致了我的本学年第一个学期的一个本可以通过“匀分”这个方式通过的科目被划上不及格的记号,连同之前的那个科目,在八月中旬补考。 在成绩出来之后,我立刻就与那位任课教师联系时说明了我自己的情况后,在电子邮件上要求查看我自己的卷子,因为我相信我在试卷上应该的到的分数应该远远高于他给我打的分数;我也是那个时候才发现试卷都是任课教师自己批改的——因为他当时没有正面回答我的要求,他只说道“我记得非常清楚,你的确回答了很多,但是却没有回答到我满意的点上。”当时我把他这句话的意思看做了他拒绝我的要求的意思。因为这一切都发生在成绩协商日(学生如果对成绩不满意,可以在这一天与学校协商查看试卷,等等。)之前,我也就没有去学校要求重新查成绩、或者要求校外教师批改试卷。当时我被愤怒的情绪冲昏了头脑,想着“补考就补考”,就没有对这个事情做出更进一步的处理。

就因为这两个原因,原本打算在七月外出旅游的计划也被迫取消,不得不尽早开始找新的住处(本人在《深夜随笔》中对住房危机的窘境有更详细的描写)。霉运接踵而来,在八月入职之后,又因为公司人事部门的疏忽,尚未告知我以及第三方的签证代理公司将我的学生签证转换为工作签证。在和同事交流之后才发现这一点,但当时距离签证到期的日子已经非常近了,我只好将我的学生签先转成用于过渡的毕业签证,然后让第三方接手把毕业签证转换为工作签证,然而这都是以后的事情了。所以,我对曾经看到的一句话:“一个正常运转的公司就是被人事部门的疏忽和不作为拖垮的”深以为然。

然后就是八月中旬的补考,得益于几位同学的帮助,我认为我发挥良好。也一直期待着 9 月 6 日,也就是上周三,公布成绩的日子。结果下来之后,发现之前被挂掉的那一个科目依然如此,只是这次比上次还要更加赤裸裸:距离可以“匀分”的线只有两分之差。这基本意味着我有很大的可能会丢掉这份工作:因为如果学校在这件事情上没有作为的话,我将会复读一年,即使可以选择校外复读(即只需要回到学校参加考试而不用参加日常课程。),考虑到之前和人事部门打的交道,推测他们处理这类问题的方式,将不会把我的利益放在重点考虑。好在在成绩公布当天就有几个同事帮我润色了一封给学院院长的信,陈述了我现在面临的近乎绝境的境况,以及对那位任课教师对我的不公平对待的申诉。也就在今天,学院做出了有利于我的决定。所以我就可以明天去学校取成绩单,傍晚去上周预约好的时间办理毕业签证。这样就意味着,我挺过了现今最困难的一个阶段了。毕竟,我的一切计划,都是朝着工作去的,如果突然要离职并且回到学校,或者校外复读一年,代价真的非常难承受。我花了两周才预约到移民局的签证办理时间,如果我在今天不收到答复,我下次能够约到的时间,恐怕就在签证过期之后了。

如果你恰好喜欢我的内容,欢迎使用以下两种方式对我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