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季

距离上次发布文章已经有一个多月了,这一个多月中我迟迟没有动笔,应该又是拖延症作祟。原本在十月底的戈尔韦之行之后就应该以此为题写一篇游记,但是冬日来临,家里又因为没有购买天然气的缘故,无法使用暖气,除了早早睡觉,基本上没有事情也不会出被窝。直到最近才终于可以使用暖气,这才让漫长的黑夜里有一点让人钻出被窝的意愿。

原先的一个住户也在十月底因为和房东不合而搬离,没几天就搬进来一个女孩儿。也同样因为有暖气的缘故,大家在每天的傍晚也会坐在厨房侃大山。十一月初时,因为买了 iPhone X, 之后告诉自己得节约一些钱,就终于开始做饭而不是叫外卖或者去餐厅吃饭——意味着我每天晚上得把当天的晚饭和第二天的午饭一起做好,为此还特别去买了一个空气炸锅。然而上周的时候,气温在天黑后经常降至零下。对于四点多下班的我,在到家之后很难有意愿冒着风和雨出去买菜——没错,现在基本上四点时太阳就会落山,待到五点左右到家,天已经全黑了。所以周末的时候就得基本上把一周的吃喝全部买齐,但是又因为保质期的缘故,往往到下一个周末前就会把所有原材料吃完。

在十月末的万圣节假期,我和十位同事分别乘坐三辆车前往位于大西洋沿岸的戈尔韦,我们租下了戈尔韦远郊的一座叫做罗斯城堡 (Ross Castle) 的一面叫做圣乔治 (St. George) 的侧翼。罗斯城堡现今的主人是来自美国的爱尔兰裔老夫妇,也许因为其曾经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地方,其所在的小镇叫做 Rosscahill, 城堡前的湖叫做罗斯湖 (Ross Lake)。他们在 1985 年买下这片地的时候,这座接近五百年的城堡剩下的基本只有墙面,女主人告诉我,她们画了数十年的时间把城堡翻修成今日的模样。尽管如此,租用城堡的费用也仅仅够他们日常维护而已。我们所居住的侧翼圣乔治,和城堡虽然有物理上的连接,却因为之间隔了一个游泳池,所以并不能直通。圣乔治这部分城堡一共有两层,提供 12 人的住宿,每一间都是带有卫浴的双人间,其中一间还有特别的更衣与化妆间。一楼有一间乒乓球室,二楼则是厨房和非常大的起居室;我们的室内派对就主要聚集在一楼的乒乓球室。之前提到,和城堡主楼连接的是游泳池,而另外一端则是一个小的礼拜堂,也是城堡主人在修缮城堡的时候重新盖起来的。而我当时的卧室就位于二楼和礼拜堂连接的部分,从气窗向外望正好能够看到礼拜堂上面的十字架。

二泊三日的旅行中,除了在室内打乒乓球、豪饮之外,我们还在不远的网球场打了几个小时网球。主楼的另一面侧翼中有一个全尺寸的快一百岁的英式台球桌,我们也在那儿玩了挺长时间。然而在罗斯湖上划船的计划,却因为天气阴冷而成为了一个小遗憾。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10 月 30 日周一中午,我们就离开了罗斯城堡。

尽管对这种生活的向往,但是我仍然发现了住在城堡的几个缺点:距离市区太远,即使是临近的小镇,也有十分钟左右的车程,还好我们有三辆车,食品的采购并不是特别大的麻烦。此外还有就是没有 Wi-Fi 和微弱的移动网络信号;我使用的是沃达丰爱尔兰 (Vodafone IE),应该是全爱网络覆盖和网速都是最好的网络服务商,在城堡里仍然很难使用。我自己的应对办法是把手机放在窗台信号稍微好一些的地方,然后用 iPad 通过热点上网。还有就是晚上安静到可怕,第一夜我们晚上在临近的小镇就餐完毕在城堡前停车时,我听见一个敲窗户的声音,我当时以为是后排的同事找我有话说,她却说自己并没有这么做。当时把我们一车人吓得在车上屏息,直到确认周围无事之后才下车。次日夜,我独自一人在小山丘上拍延时的照片的时候,也因为周围太安静而不得不打开手电筒放歌壮胆,这种感觉也不是随时都能经历的。

圣诞季从 12 月 1 日起就算正式来临了,我也翻出了我的圣诞节毛衣。前往伦敦的计划也因为没有买到比较好的机票而不得不作罢;看看未来几周有没有机会吧。

如果你恰好喜欢我的内容,欢迎使用以下两种方式对我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