飓风来袭

上周一,也就是 10 月 16 日,在大西洋形成的飓风“奥菲利亚” (Ophelia) 袭击了英伦三岛,爱尔兰岛西南沿海受灾尤其严重。这也是有记录以来,最东部的飓风。身在都柏林的我,虽然远离风暴之眼,但是也是首次近距离感受飓风的威力。

在风暴来临前的周日,爱尔兰气象局 (Met Éireann) 将原本仅仅局限在西南地区的红色预警扩散到了全国。稍晚的时候,公共交通系统也发布消息将会视具体情况停运公交车、长途车、电车以及火车。晚上的时候,我们一直在等待来自公司的消息。毕竟这是这个国家遭遇五十年一遇的强烈风暴,上一次还是发生在 1961 年。最后公司决定:如非有特别需求,让我们留在家里办公。这反而让一些同事着了急,因为很多人并没有把电脑带回家。这导致不少人不得不在飓风登陆之前前往公司,把必需品带回家。我倒是比较幸运,但是我还是为了这次飓风来袭准备了一些食物、饮用水、蜡烛;甚至在周日就下载了一些电影以备不时之需。在周一早晨去超市的路上看到了许许多多因此而购物的人们,超市的收银通道也全部打开。即使如此,每一个队列仍然排着十几甚至二十多人。

也许因为飓风来临的时候我身在室内,感觉远远没有宣传的可怕。但还是看见了新闻上提到的从北非带来的黄沙。风暴从周一中午约一点的时候开始加强,一直持续到了深夜。虽然都柏林的电车系统因为控制室受到袭击,周二继续停运、学校继续停课,但当日晚上公司的邮件上却建议我们周二正常上班。然而,在我们到达之后,却因为办公室有不少窗户都出现了裂痕,又要求我们全部回家。

后来看新闻的时候,才觉得自己当时做的准备并非杞人忧天。虽然飓风对都柏林的影响远远没有如同西南部各郡那般严重,但也有部分地区因为飓风停水、断电、断网等;其实周一晚上我自己的宽带就断了两次。不过,自己没有什么损失也是幸运;毕竟在这次飓风来袭事件中,爱尔兰仍然三人丧生。

在上一篇《深夜随笔(二)》的开头提到,从那周之后,我们就告别了大会议室里的乒乓球台。从那周开始,我们就接手真实的案例了,和其他员工不同,我们接手的案子,将必须通过工程师的审核才可以交予客户。此外,大会议室也在进行装修改造,听说乒乓球台也不知去了哪里。被现实冲击的我们,无不怀念那时每天都切磋乒乓球的日子。幸运的是,下周末在我们的戈尔韦的城堡中就有一个乒乓球台。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游泳池和一个台球桌。想必我们会度过一个愉快的周末。

不知不觉,又来到了一年的年末。去年的这个时候,我还在被毕业设计折腾的死去活来。感叹一年年飞逝之余,我还在考虑如何合理利用我的假期。我今年还有九天假,除了和同事在计划前往阿姆斯特丹之外,还在考虑申请英国的长期签证,以后多去英国玩一玩。但是我仍然估计,我应该不会把九天假期全部用完。我最多可以把五天假期移到明年第一季度使用,所以我还在计划在明年二月春节的时候回国,以及三月或者四月前往日本旅游的计划。说到这里,我应该需要开始准备英国签证的材料了,这样的话,待到我同事将他们的爱尔兰工作签证办好的时候,我也可以和他们一起准备前往荷兰的申根签证。

从戈尔韦归来之后,就是我的毕业典礼。然而,到现在我都没有决定是否前往参加。因为这个毕业典礼是为补考通过的同学准备的,所以不会有很多人参加,而且可能绝大多数我都不认识。二是因为大家都有家人的陪伴,即使有认识的同学,我如果一路跟随,也会显得有些尴尬。

自上月底我购买了 iPad Pro 之后,一直希望将其当做一个生产力工具,而不仅仅是躺在床上看 YouTube 和 Netflix 的玩具。除了我现在可以通过它对我的一些远程计算机进行 SSH 连接或者远程桌面链接之外,这部 iPad Pro 10.5’ 的计算能力超出我的想象。使用 Affinity Photo 对我拍摄的三千五百万像素的 Raw 照片可以在延迟几乎忽略不计的情况下进行编辑。我用了两年多的 MacBook Pro 都还没有这样低的延迟。同时,借助 iOS 11 新加入的“文件”程序,对跨程序间的文件交流又简单了一些。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 iOS 11 现在仍然非常不稳定,我的 iPad Pro 一直达不到标称的电池使用时间,希望在日后的更新中可以修正这个问题。我打算在即将来临的戈尔韦之旅中仅仅使用 iPad Pro 做后期,尝试一条新路子。毕竟我一直在试图将自己的背包轻量化,这就算是一次尝试。如果可以的话,去英国和阿姆斯特丹我也会用 iPad Pro 做后期,为自己减负。

如果你恰好喜欢我的内容,欢迎使用以下两种方式对我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