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访北爱

继去年在圣诞节与新年之间首次前往北爱尔兰之外,在上周六我和几位大学同学再一次前往北爱尔兰。与上次乘坐“企业号” (Enterprise) 列车不同,此次我们是驾车前行,虽然舒适度可能不比列车,但是更大的自由度让我在这次看到了许许多多不同的风景。

原本我们将此次出行计划在了四月,但是几次延宕之后,最后在上周六早上决定在数小时之后出发。即使如此,就在那个早上,计划还因为一些原因被推迟。直到快中午一点我们才从都柏林出发;加上在德罗赫达 (Drogheda) 停下吃午饭,跨越边境的时候已经下午三点了。

这是第一次跨越爱尔兰与英国之间的陆路边境,于是我们都特别留意了边境两边的区别。柏油路颜色的变化、白线和黄线的变化、路标的变化都在提示自己已经进入了另外一个国家。与此同时,移动服务提供商的信号从强到弱,再到开始连接到英国的漫游服务;身边开走的黑色出租车,无时无刻都在提示自己,这里是女王的治下。

与上次不同,此次我们进入北爱尔兰之后首先仅仅是途径贝尔法斯特,然后一路向北前往岛屿的最北端的巨人之路 (Giant’s Causeway)。途径了现在因为《权力的游戏 (Game of Thrones)》成为旅游胜地的黑暗树篱 (Dark Hedges)。即使是这样一个稀松平常的下午,也有许许多多游客前来此处就是为了一睹这些 18 世纪种下的山毛榉,还是颇感意外。和上次访问这里时不同,那时冬至刚刚过去,我们下午三点多到的时候,太阳即将下山,阴森的程度要重的多,而这次的感觉就是一些生长比较扭曲的树罢了。也许是因为夏日的到来,后来我们路过一片海滩的时候,还专门从山上走下去一睹海边风光。想来,这似乎是我第一次站在海滩上,看着海浪一波接着一波冲上沙滩,似乎有一种脱下鞋子跳到水里的冲动。但是已经赤脚站在沙滩上的朋友给我说,这水冰冷刺骨。尔后又想象自己手里提着相机和鞋袜的画面,于是作罢。

这儿已经离巨人之路不远,在山顶上的小路上,我们的车驰骋在阳光下。道路两旁的农田、牛羊,描绘着一副静谧的田园画。到达巨人之路的时候已经接近下午六点。因为巨人之路的入口在山上,而我们要走大约二十分钟的下坡才可以到达终点。原本我们还在为是否搭乘摆渡车回到山上而起争执,后来才发现我们到达的时候摆渡车刚刚停运。于是只有步行上下山。虽然我们到的非常晚,但是托这夏日的福,仍然有不少游客在向景区前进。

和上次不同的是,返程时我们经由依山而建的羊肠小道沿着岩壁爬到山顶,然后从那里返回最原先的入口。虽然爬山时我已经基本耗尽体力,但是在从山上往下眺望的景色,只能用无与伦比来形容。太阳时不时躲进云层里,阳光仅仅照射在一块地方,和其他地方区别起来,极具层次感,仿佛是电影中,被灯照亮的主角。

大约八点的时候我们踏上了返程的路,大家都困的在车上打起了盹儿。我却不知为何一直都很兴奋,和开车的朋友一直聊天。我先前已经提议我们去贝尔法斯特吃晚餐,但是等到我们到达贝尔法斯特时,才发现许多餐厅都已经满座。经过了很久的寻找终于找到一家叫做 (Made in Belfast) 的餐厅还有一个空位。考虑到当时我的穿着——运动服和运动裤,活像一个街上的小混混;以及临近打烊的时间,餐厅居然没有拒绝我们入内。现在想来,我其实觉得挺感激的。

我们到达都柏林的时候已经是凌晨时分,这样事先没有细节计划的自驾游,对我来说似乎还是第一次,但是我们都认为这次出行的体验非常值得。至于即将来临的盛夏,我们可能还会以类似的方式前往其他目的地。在路上,还有更多的惊喜在等着我。

如果你恰好喜欢我的内容,欢迎使用以下两种方式对我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