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随笔(三)

仿佛每次想随意地写点什么、但是又没能起一个合适的标题的时候,便会用这样的一个标题糊弄一下完事。这次和之前不同,现正值夏日,虽然当前的时间可以说是临近“深夜”,可是天却没有完全黑下来。

最近,不管是关于我自身,还是我周遭的环境,都在经历非常大的变化;这也让最近的自己不停地感叹些什么。自己身处生活这样的洪流中,能保持自己的航向已经是非常困难了,更遑论逆流而上。最近很多事情,加上现在这个时期,让我想起了在很多年前的这些个月说过的话、发生的事。想起了也许当时患有“五月病”的我,写着一些记录当时情况的语言、和一些自称随波逐流的人讨论人生的情形。虽然大多数往事早已被时光风化,但是个别被记录下来的故事,却在翻到它们的时候,脑海里像电影一般开始播放,主角就是那时的自己。

在先前写的《夏日一般的周末》中提到了一位离职的同事,在那之后还有另外两位同事先后离职,而且就是坐在我左右手边的人。一位是同是来自中国的富有经验的工程师,另外一位是有一点玩世不恭的“毒贩”。他们的离开,无疑让我非常难过,尽管通过试用期之后,我来到这里还不超过三个月,但是已经和他们成为了朋友。除了这二位,加上之前离职的大学同学,让我在这段时间内心无法平静,我感觉到在很多事情上都非常无助,除了坦然接受,似乎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事可以弥补。

在这三位前同事离职的日子,我们都出去喝酒、祝福他们有更美好的前程。每次都能看到在我加入之前离职的一些同事,甚至有一些我在网络上还和他们打过交道,算是“虽未曾谋面,但神交已久”。一来二去,我甚至和他们也成为了朋友。关于这些和工作有联系的事情,我认为现在还不完全是时候完整讲述,也许我会在之后再对这段时光进行回顾。等到那时,也许读者会对事情的起因、过程、结果能有个更好的理解。我现在只能够提到的是,这段日子对我来说,又是一个非常关键的转捩点。

因为之前回顾了多年前写的那些文章,看到了在文章中提到的《未知死亡 (Ghajini)》,于是又去重温了这部曾经看过许多、许多遍的电影。仿佛现在的自己就处在电影中的那两本日记所记录的那个新年前夜:焦虑地等待、内心的期许……都在此刻交错。

我之前在《夏日一般的周末》也调侃过夏日在爱尔兰是如何地短暂。可是过去几周的天气都非同一般的好。虽然早晚仍然比较寒冷,但是太阳却比以往都更经常地出现在天上的某一个角落。回想到去年六月底的炎炎夏日,可能今年的情况也会非常类似。想到这儿,再看看三月初和中旬的大雪,还真是非常鲜明的对照。虽然天气预报说明日将会下雨,但是一周里大多数日子是晴天的日子可能真的来临了。

如果你恰好喜欢我的内容,欢迎使用以下两种方式对我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