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家

从八月中旬开始经历一系列变故之后,我下定决心搬家。去年九月在《深夜随笔》中就提到了当时从基尔代尔郡迁往都柏林的情况,仅仅在一年后,我就又搬了一次家。

当时正值开学季,房源都非常紧俏。虽然这次的情况也差不多,但是没有时间上的压力。所以,我在尽力寻找各项条件都比较符合预期的房子。当时自认为“临时”的住处,终究还是住了一年出头。其实从各方面来说,那里的硬件条件也并没有令我非常满意,但是因为价格相对便宜以及房客们互相都很好相处,我后来搬家的心思也渐渐地消失了。但是,事实上从公司在今年二月搬离原先的写字楼之后,上班就不如以往方便了。后来,房东无视房客权利做出来的一些事情,让我在八月下定决心搬家。

去年提到的住房危机似乎在今年完全没有缓解的迹象。在开始寻找新家到真正搬走花费了超过一个月的时间,期间得到的看房机会就有十几次。但是,绝大多数都算不上称心如意——即使如此,这些房源也可以在一两天之内出租。包括我之前的那间房,在我告知房东我即将搬走时,在开放看房机会的第二天就找到了租客。这不仅是约十年前的经济危机带来的后遗症,也是英国脱欧带来的影响——房地产商仍然犹豫开始新的房地产项目加上脱欧涌入的大量原本在英国设立办公室的公司造成人口的上升与房源的不足。

这次搬到了离市区以及公司更近的地方,同时卧室也要大一些;生活上从某种角度来说方便了一些。冬天也在最近的几个风暴的裹挟下逼近,天黑得也是一天更比一天早。能够在冬天里节约通勤时间早早回家,也算是逃离冬天压抑感的一种方法吧。

我这次搬家花了接近一周的时间。从周六拿到钥匙到周五与前房东交接,真的是筋疲力尽。每个工作日除了上班,还得回旧家打包收拾、再回新家吃晚饭睡觉。和朋友们告别的那一刻,还真的很舍不得。毕竟在那个临时的家里,我们一起经历了去年的圣诞节、今年的三月暴雪,以及夏天的大旱。记得之前从基尔代尔郡搬到都柏林的时候,也有些许类似的感觉。

因为有了自己的卫生间,待一切都收拾停当,我还有自己在家冲洗胶片的计划。从八月开始我的胶片计划到现在,已经拍摄了三十多卷 120 胶片,可是没有一卷是“真正的”黑白胶片;原因是在这里手工冲洗黑白胶片的工艺比较昂贵,我一直都选择伊尔福 (Ilford) 的 XP2 Super 400 拍摄。这一款黑白胶片采用和彩色胶片一样的 C-41 冲洗工艺。因为冲洗流程主要由机器来完成,价格上要比全手动的传统黑白冲洗工艺便宜许多。但是总是想亲自尝试冲洗胶片的感觉,加上黑白胶片的种类相比彩色胶片更加丰富,我预料我自己总会在某个时刻跳入这个坑的。

前段时间看了一部叫《柯达克罗姆 (Kodachrome)》的电影,大概讲述了主角和父亲赶在最后一家能够冲洗柯达克罗姆胶片停止冲洗服务之前千里迢迢送胶卷的故事。当时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我在九月中旬送去英国冲洗的三卷反转片还没有送回来。等到后来取到胶片的实物的时候,我拿着胶片对着光看,才理解到为什么有些人会如此执着于这些有些过时的东西。我也因此又买了一盒反转片,静静等候冬日里难得的阳光。

如果你恰好喜欢我的内容,欢迎使用以下两种方式对我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