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片

回头一看,上次更新文章的时候都是五月了。那时的爱尔兰,夏日匆匆来迟;可是现在的风和雨,却提醒着我冬天即将来临。

在这几个月里,也发生了很多有意思的事情。不仅有数十年一遇的大旱,还有关于自身状况的一些变化。如果日后有空,我可能还会选择性地拿出来写一写。今天要说的是由于机缘巧合,我借到了同事的一部相机,捡起了很多年都没有碰过的胶片摄影。

在去年试用期的时候,就了解到我这位同事的教父在波兰的人民共和国时期就是一名摄影师。上个月正值我入职一周年,和同事庆祝的时候,再次提到了胶片摄影。我提到了我一直都想尝试都中画幅胶片摄影,于是我的这位同事就把他教父曾经用过的一部中画幅相机借给了我。

这是一部波兰华沙影像光学厂 (Warszawskie Zakłady Fotooptyczne, WZFO) 生产的 Start 66 双反相机。从网上查到的资料来看,应该是生产于 20 世纪 60 年代末期。其采用 120 胶卷,拍摄正方形画幅的照片。因为其画幅大小 56 mm × 56 mm 接近 6 cm × 6 cm,所以很多时候,这类画幅就直接被简称为 66,也是这个相机名字的由来。我虽然对胶片摄影神往已久,但是从来没有真正涉足过,特别是中画幅。特别是现在,数码相机的几乎每一个指标都超越了胶片;对于我个人来说,涉足胶片摄影这一领域,似乎意义并不是很大。我也曾经对朋友说过,假如要再次涉足胶片,那一定是至少是中画幅,或者是哈苏 XPan (Hasselblad XPan) 这类非常特别的 35 mm 相机。无奈有着 65 mm × 24 mm 超宽画幅的哈苏 XPan 价格水涨船高,以一台正方形画幅的中画幅相机作为胶片摄影的起步、先试试水,也不失为一种选择。

拿到相机的第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是购买胶卷和之后如何冲洗、扫描、甚至放大。在都柏林,这些都不是很难。但是因为胶片市场的萎缩,胶卷的选择范围——特别是彩色胶卷——并不是很多。35 mm 胶卷中还剩一些普通用户使用的廉价胶卷,到中大画幅胶片的范畴里,还在生产的只有专业的十几种胶片。

在彩色胶片中基本可以说是硕果仅存的富士胶片和柯达也仅仅保留了为数不多的几款彩色胶卷。特别是富士的反转片系列,也似乎因为公司方向的调整,面临着停产危机。对于已经停产的那些胶片,恐怕只能够通过购买过期胶片或者使用一些预设的滤镜来看到它们“可能”会是什么样子。

除了这些因素,在爱尔兰拍摄胶片还有一个困难:爱尔兰已经没有能够处理反转片的暗房了。根据我联系到的一些来源,提供反转片冲洗的商店都是把胶片送到英国进行处理。即使如此,我还是想在这一领域中试试水的深浅。至今我外出拍摄了三个周末,拍摄了十一卷 120 胶片,对于 6 cm × 6 cm 画幅来说就是 132 张照片。如果我用的是数码相机,这可能是我一天出去扫街的量。有人说拍胶片会让人放慢速度,我对这一观点持中立态度。放慢我的速度的主要原因是需要花时间测光、打开放大镜对焦,而不是过多地考虑某一个场景值不值得拍。数码相机的回放能力可以让我在当场修正一些错误,甚至多拍几张保底。而胶片摄影在这一方面的劣势则让我尽量更全面地考虑问题,毕竟一次拍摄中的错误可能无法当场修正,等待拿到冲洗后的胶片,可能才发现那时错失了拍摄机会,修正错误的成本过大。

我目前的计划是拍摄三十卷,之后再决定是否继续下去。单纯从胶片的物质成本和时间成本来说,胶片摄影比数码摄影几乎没有什么优势。但是我现在在尽力挖掘中画幅胶片摄影本身能够给我带来的东西,不论是所谓的立体感也好、拍摄的观念也好,我想发掘以前没有注意到的东西。

惊觉从未在这里分享过摄影的心得,我也许会在以后在这里分享一些对于摄影的看法。

如果你恰好喜欢我的内容,欢迎使用以下两种方式对我赞赏。